深耕“三治融合”黑土地,桐鄉開出和諧花

基層治理現代化的桐鄉實踐之一

发布日期:2019-12-18 08:52 信息來源:今日桐鄉 浏覽次數:

開欄語:2017年,“三治融合”被寫入黨的十九大報告。而在前不久召開的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上,更專門就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問題進行研究並作出決定,尤其是“健全黨組織領導的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結合的城鄉基層治理體系”,將“三治融合”作爲提升城鄉基層治理水平的有效途徑。

南湖紅船旁的桐鄉,作爲“三治融合”發源地,以實際行動將基層治理現代化進一步落地落實,不斷提升群衆在基層社會治理中的參與度和獲得感。

從今天起,本報推出“貫徹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·基層治理現代化的桐鄉實踐”欄目,看桐鄉如何運用這把“金鑰匙”,打開一個個基層社會治理難題。

自治增活力、法治強保障、德治揚正氣。

2013年,桐鄉在全國範圍內率先探索試點自治、法治、德治融合的基層社會治理新模式,一場以“三治融合”爲手段,以村規民約(社區公約)、百姓議事會、鄉賢參事會、百事服務團、法律服務團、道德評判團爲載體,以“大事一起幹,好壞大家判,事事有人管”爲目標的基層社會治理創新實踐,由點到面轟轟烈烈地鋪展開來。

从出台全国首个三治工作实施意见,到制定18项长效工作机制,再到年初出台的《桐鄉市三治融合提升行动实施方案》……多年来,桐乡不断深化三治融合“桐乡经验”,为全国提供生动的基层治理现代化“桐乡样本”。

春風化雨潤民心

多年的實踐證明,三治融合“桐鄉經驗”行之有效的關鍵在于充分調動基層治理的內生動力,讓村(居)民共同參與決策和治理的全過程。

“在我們村,每個村民都是‘主角’。”濮院鎮新聯村黨委書記沈海傑告訴記者,無論是大事小事,村民們都會參與進來,即便是制定村規民約都是聽取他們的意見,並在村民代表大會上舉手表決通過。正因爲如此,近年來,《新聯村村規民約三字經》不斷加入省文明市創建、垃圾分類等新內容,助推各項工作的開展。

曾經新聯村也和許多地方一樣,隨著村民們的收入穩步提高,大家在辦酒席的投入上也越來越大。爲了杜絕這股“歪風邪氣”,新聯村把文明餐桌寫進村規民約,並定下800元到1000元3個檔次的酒席,由每個村民小組組長擔任“相幫組長”。

新聯村村民陸新坤是村裏的道德評判團成員,也是鳳凰墩小組的“相幫組長”。“作爲‘相幫組長’,我從菜單擬定、伴手禮選取到當天擺酒,每個環節都全程參與把關、監督。”他表示,現在村裏鋪張浪費的現象明顯好轉了。

新聯村運用村規民約樹起基層文明新風不是個例。在屠甸鎮海星村,“兩會三團”成員以網格爲單位,挨家挨戶上門宣傳,爲村民拉起防電信詐騙警戒線;鳳鳴街道聯莊村則組織村裏的志願者在主要路口進行文明交通勸導,助力交通安全大會戰……“三治融合”就如同一汪活水,爲桐鄉基層社會治理注入源源不斷的活力。

民主協商解難題

桐鄉市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潘川弟曾这样说过,三治融合“桐乡经验”的探索和实践不是凭空产生的,而是基于当时基层社会治理中碰到的一些问题而产生的。

崇福鎮華光村共有6個村民小組180多戶村民涉及到320國道桐鄉鳳鳴至大麻段改建工程項目的征遷。今年11月底,華光村黨總支書記蔡榮華接到任務,開始著手摸清這180多戶村民的征遷意向,並完成簽約。涉及征遷戶數量衆多,每戶的情況又各不相同,該如何在短時間內完成這項艱巨的任務,蔡榮華想到了用“三治”法寶。

12月1日,蔡榮華主持召開百姓議事會,由6個村民小組組長和10多名百姓議事會成員共同商量,擬定征遷方案。第二天,他們又擔任起“意向調查員”和“政策解釋員”身份,挨家挨戶上門講政策,聽取村民意見建議……3天後,這180多戶村民均完成簽約。

蔡榮華告訴記者,村幹部人數少,在日常工作中,由老幹部、老黨員等組成的百姓議事會就成了村“兩委”的延伸。而且百姓議事會成員本身就是村民,由他們去解釋政策會更清楚,也更有說服力。

“依靠群衆做群衆工作效果好”這個道理,開發區(高橋街道)越豐村黨委書記沈春雷也深谙于心。作爲“三治融合”先行地,越豐村率先在全市試點啓動“三治”建設,也最早嘗到了甜頭。無論是安裝排水泵會占用村民土地,還是更換老化的路燈,都是“民事民管,民事民議,民事民辦”。就連村裏開展的“美麗家庭”爭創活動,也都由道德評判團來打分,村民覺得很公平。

梧桐街道楊家門社區則制定社區、小區、樓道三級公約,暢通溝通渠道,著力解決居民群衆關心的熱點、難點問題;河山鎮堰頭村由鄉賢捐資成立村級“垃圾分類獎勵基金”,用發放面券的方式鼓勵村民做好垃圾分類工作……可以說,“三治融合”喚醒了村(居)民的主人翁意識,心氣順了,人心自然就齊了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